从日K线图上直观地看,上证指数具有明显的底部特征。

上图显示,上证指数从股改以来先后经历了2005年6月6日998.23点、2013年6月25日1849.65点、2019年1月4日2440.91点,2020年3月23日2646.80点等数个历史大底,直至2022年4月27日2863.65点。长达20年的历史规律反映,上证指数底部趋势相当稳健,在以平均每个交易日约0.5个点位的速度沿趋势线向上抬升。当前指数已再度回落至趋势线附近,市场对于现阶段市场形成底部的预期较为强烈。

那么市场是否真正见底,我们是否能从其他角度窥知一二?界面商学院接下来基于2005年以来的长期数据,从估值、市场指标以及业绩的角度加以分析。

首先来看估值,界面商学院根据Wind数据对上证指数2005年以来的PE-TTM进行分析,历史数据以时点所在周度PE-TTM为准。

数据显示,近十年PE-TTM估值始终在10至20倍之间震荡,并未呈现明显的趋势性变动。2005年、2013年、2019年和2020年的历史低点分别对应的估值为16.54X、9.79X、11.08X以及11.85X。可见近年历史低点的估值水平趋于稳定,且均发生在10X附近。2022年4月26日,上证指数跌至2886.43点,对应的估值为11.21X,已触及底部估值区间,所以市场具备大幅反弹的估值基础。

观察市场处于底部的另一个指标是换手率。通常而言,市场处于底部时,常常伴随着成交趋于冰点,换手率持续压缩。由于成交量、成交金额数据与市场存量相关,所以我们以换手率为基准观察历史底部的情况。

界面商学院提取各历史底部时点沪指个股换手率,将新股、停牌等情况排除后,对剩余的709只存续的个股计算换手率的平均值以及中位数。

数据显示,市场当前的情况与历史市场低点的情况比较之下相对活跃。2022年4月26日沪指个股平均换手率为2.361,中位数为1.535,显示出市场仍有进一步冷却的空间。

从市场基本面的角度来看,市场转暖的基础是业绩存在改善预期,随着疫情逐步稳定,外部风险逐步消除,“稳增长”政策逐步推行,业绩存在向上的积极预期。 我们考察的是2022年以及2021年一季度业绩数据完善的2081家沪指上市公司,数据显示,2022年一季度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合计为11581亿元,相较2021年一季度的10708亿元同比增长8.16%,尽管整体经济面临下行压力,但上市公司正逐步从压力下走出。

当然,当前A股市场仍然面临着较为复杂的外部因素,俄乌局势、美联储加息进程、全球经济的不均衡复苏、全球通胀压力、新冠病毒变异等均在左右着A股的走势。A股经历大幅下跌后,市场底部成立的部分条件已经满足,但A股底部能否真正形成,还需要观察上述外部因素的变化。